健身,本是私事一桩,但从10月1日开始,一部总共六章四十条的《全民健身条例》,令健身成为中国人最公开的“私事”。这份由总理签署的国务院令,使得“全民健身”具有了更多的自上而下的意味。事实上,健身的“被需要”,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最近一次的国民体质监测显示,广州人的体质正悄悄地发生变化。我们变高了,可肺活量却小了,我们没长胖,但一半的女性却体重不正常。不可否认,健身是一项“刚性消费”,当追逐“全民健身”几乎演变成“全民健身消费”时,健身成本牵动着每根过细的神经。大量的投入,依然与理想的健康渐行渐远,人们越来越感觉无所适从。溯本求源,健身无非是一个关乎男女老少的“健康”命题,是我们的日常必修课。合适的方式,都能给全家带来更科学的健康。健身,本该是一件容易的事。(胡舒彦)

已经举行了五十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运动会”,一直以来被简称为“全运会”。但是今年,却在前面加上两个字,“全民全运”成了新的主题。

而就在这届“全民全运”开幕的十天前,一项更加贴近每个中国人健身问题的法规《全民健身条例》开始实施。这部总共六章四十条的条例,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以法规的形式,对全民健身的权利和义务加以规定。这一天开始,全民健身有法可依。

10月1日,《全民健身条例》正式实施。这是一份由总理签署的国务院令,意味着“全民健身”成为“行政法令”。

“在增强公民身体素质方面,全民健身运动是最重要的环节,但同时,也是十分薄弱的环节。”关于实施《全民健身条例》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务院法制办负责人如是说。这番言论的背后,暗示的是长期以来一项事实:我国竞技体育和全民健身发展得并不协调。

从上世纪70年代,中国开始重新参加国际体育赛事,从此,体育事业的重点就放在培养精英运动员上。这种以竞技为主导的“精英体育”,在北京奥运会中国代表团问鼎奖牌榜时,达到了顶峰。

《2007年中国城乡居民参加体育锻炼现状调查公报》显示,全国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的人口比例仅为28.2%,而在美国,这项数据达到了49%。就连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刘鹏也曾公开表示:“别看我们全民健身势头很热,其实,广大人民群众主动健身的意识还是不强。”

除此之外,从国家体育局的另一项数据来看,当前,我国国民体质状况也不容乐观。

在3-69周岁的人群中,体质不合格率为12.8%。而近二十年来,青少年学生的肺活量水平、速度、爆发力、力量耐力、耐力素质水平都在持续下降,肥胖和视力不良检出率却明显升高。

“全民健身,直接关系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和生活质量,是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从国家体育总局的措辞看来,这就是首次针对全民健身立法的初衷。

很多人没有注意到,在2008年奥运会、残奥会总结表彰大会上,明确表示,推动我国由体育大国向体育强国迈进,“要坚持以增强人民体质、提高全民族身体素质和生活质量为目标。”他说,要高度重视并充分发挥体育在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中的重要作用,要实现竞技体育和群众体育协调发展。

据国家体育总局介绍,多年来,全面健身发展中存在几大问题:首先,我国体育场地总体数量不足、布局不合理、城乡差异明显、侵占破坏严重,尤其是学校体育设施开放利用率低;相比而言,健身市场却显现设施质量不高、管理和服务水平有限、专业技能欠缺、甚至存在安全隐患等问题。此外,政府提供体育公共服务的职能尚未充分发挥;在全民健身体系中,国家机关、社会团体、企业事业单位等各个主体的责任不够明晰;全民健身活动中的法律关系缺乏规范。制定《条例》的目的,就是要解决这些问题。

《全民健身条例》规定,每年的8月8日为“全民健身日”,而这一天,正是北京奥运会开幕的日子。这一切使人感觉,《全民健身条例》是北京奥运会的“纪念产物”。

但事实上,早在2005年3月,全国政协十届三次会议上,体育组全体委员就已经提出了《关于尽快制定〈全民健身条例〉的提案》。同年12月,政协全国委员会办公厅向中办、国办报送了《关于制定〈全民健身条例〉的调研报告》,反映了全民健身工作中存在的突出问题,建议国务院将研制《全民健身条例》列入2006年立法计划。

当年1月,针对调研报告,国务委员陈至立做出了批示:“构建全民健身体系将惠及亿万人民,对提高全民族的健康素质意义重大报告提出的建议,请国务院法制办和体育总局研究。”此后,国务院法制办回复了处理意见,认为有必要制定《全民健身条例》,并积极配合体育总局有关起草工作。2007年,《全民健身条例》列入国务院立法工作计划之中。

针对条例主要内容和制度设计的重点和难点,国家体育总局进行了大量的考察、论证,以致于2008年3月的十一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和全国政协十一届一次会议上,一些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着急”了,再次提出提案,希望尽快颁布实施《全民健身条例》。

“抓紧综合论证,在奥运会后适时推出《全民健身条例》,以推动全民健身活动的开展。”2008年,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刘延东两次做出批示。

当年10月,国家体育总局向国务院报送了《全民健身条例(送审稿)》,11月开始公开向全社会征求意见。直到今年1月,历经了将近四年的时间,《全民健身条例》正式列入国务院2009年立法工作计划。

如今,回看2006年国务委员陈至立对调研报告的批示,有这样一句话:“要像抓竞技体育那样,抓全民健身活动。”

其实在中国,1995年6月就已经颁布了《全民健身计划纲要》,计划从1995年到2010年分为两期工程,并提出在2010年,基本建成具有中国特色的全民健身体系。

对比1995年《全民健身计划纲要》与2009年《全民健身条例》的关系,国家体育总局解释说,1995年的《全民健身计划纲要》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体育法》、《学校体育工作条例》等有关全民健身的法律、法规,是从不同角度,对全民健身事业相关的政府投入、学校体育、公共体育设施做出规定。而2009年《全民健身条例》是在上述法律、法规基础上制定而成,着重于解决影响我国全民健身事业的实际问题。

为了给全民健身提供资金保障,《条例》规定,县级以上政府应当将全民健身工作所需经费列入本级财政预算,并随着国民经济的发展,逐步增加对全民健身的投入。

除此之外,有计划地建设公共体育设施,定期开展公民体质监测和全民健身活动状况调查,制定、调整全民健身计划并组织、协调落实,定期举办群众性体育比赛活动,都成了法律规定;而“公民依法参加全民健身活动的权利”,也首次作为公民基本权利的重要组成部分,明确表述在国家法规之中。

当全国性的健身条例已经进入阶段性的平台,广州本土的方案还在紧锣密鼓的审议之中。

事实上,两年前,与《全民健身条例》列入国务院立法计划相隔不久,由广州市体育局和市社科院共同起草的《广州市全民健身条例(初稿)》,也在2007年列入了当年的人大立法规划项目。

鉴于2010年即将在广州举行的亚运会,初稿提出,将开幕日11月12日定为每年的“广州市全民健身日”,11月12日所在的周为广州市全民健身周,全民健身日当天,需要收费的公共体育设施当向公众免费或者优惠开放。

但是,到了2008年,该条例的《送审稿》中,“广州市全民健身日”被改为了每年6月10日所在周的星期六。又过一年,“广州市全民健身日”的概念悄然消失,留下的“广州市全民健身周”最终向国家规定的“全民健身日”靠拢,再度调整为8月8日的所在周。

“现在,这项条例已经交到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广州市体育局陈建族介绍说。

目前,似乎是结合国务院《全民健身条例》的定调,这份《广州市全民健身条例(草案修改建议稿)》比此前增加了新规定:中小学校应当组织在校学生,每天参加不少于一小时的课外体育活动,不包括课间操和课间休息时间;学校体育设施经物价部门核定可以收取成本费用的,允许学校适当收费。

基于存在开发商故意规避修建小区内体育设施,《修改建议稿》规定,新建、扩建、改建居民住宅区,应当按市政府批准的规划技术标准,规划和建设配套体育设施,配套体育设施应当与居民住宅区的主体工程同时设计、同时施工、同时投入使用。

此外,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改变配套体育设施的用地性质,不得降低其用地指标或者缩小建设规模。

《全民健身条例》已经实施,但为了制定全面的健身政策,广东省开始了一次“万里行”。据说,这样一次巡回全省10个地级市的体质监测,将进一步掌握广东省各年龄组别人群的体质情况,为制定健身方案提供科学的依据。

然而,广东“万里行”的路刚刚开始,统计结果尚须等待。但是,本刊独家专访广州国民体质监测中心,最近一次的国民体质调查已出报告,一连串的数字显示:我们的体质正在爬升,我们的身材有点走样,而我们的机能竟然出现下降。

10月中旬,一辆国民体质监测车首次开进了广州市第七中学,为大约300名中学生作《人体成分分析报告》。数据分析发现,中学生体质问题较为集中,一般均有脂肪量或肌肉量不足等现象。一名参与测试的初二女生拿着报告相当郁闷,刚刚才将98斤的体重减至89斤,“减得特别痛苦”,可是测试结果却显示:脂肪量不足,需要增加4.9公斤。

“脂肪量或肌肉量不足”的问题,在另一项调查统计中也显现出来。今年7月,广东省首次发布《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白皮书,全省中小学生仅有三成正常体重,而较轻体重却达到了48.06%。

《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白皮书显示,全省中小学生超重率和肥胖率分别为4.45%和5.00%。广州国民体质监测一项名为“广州市区8-18岁儿童青少年超重肥胖调查”也发现,与国内发达城市相比,广州儿童的超重、肥胖比例都处于较低水平。

“超重比例最高的为上海,上海男子超重比例是广州的139.3%,女子为广州的145.2%。”广州市体育科学研究所所长赵广才介绍说,上海的数据是使用国际标准计算出来,由于国际标准各年龄段的数值均比中国标准高,因此,如果换用中国标准计算,上海超重和肥胖比例还会上升。除此之外,北京的男女超重比例也分别为广州的124.2%和119.1%。

“超重”最多的是上海,但“肥胖”最多却在北京。肥胖方面,北京男子肥胖比例为广州的3.4倍,北京女子肥胖也达到广州的2倍之多。

“小胖子”少于其他城市,赵广才认为,除了气候因素外,可能与广州饮食、行为有关,此外或是教育等其他控制儿童肥胖方面有独到之处。

有研究表明,不健康的饮食行为是引起儿童肥胖的主要原因。不吃早餐的儿童发生肥胖的危险是每天食用早餐儿童的1.7倍;而我国城市儿童少年每月大约1次食用西式快餐,他们发生肥胖的危险是不吃快餐者的1.3倍。

“虽然广州的儿童青少年超重、肥胖比例比其他地方相对较低,但是,有更多的人正预备着胖起来。目前来看,广州男童超重但尚未肥胖的比例是肥胖人群的5倍,女子超重比例是肥胖比例的3倍。”在赵广才看来,广州有一定的肥胖流行“潜力”,儿童青少年的肥胖问题依然不容忽视。

生活中常嘲笑有些人“大屁股小细腰”,其实,科学地讲,这样的体态更接近健康。

广州市体育科学研究所所长赵广才介绍说,腰臀比是评价身体脂肪分布最有效的指标之一。腰围尺寸大,表明脂肪存在于腹部,是危险较大的信号;而一个人臀围大,表明其下身肌肉发达,对人的健康有益。腰臀比比值越小,说明越健康。这项数值不仅预测肥胖,甚至是判断面临患心脏病风险的较佳方法。

从广州体质监测结果来看,成年人中,几乎每两个人就有一个是“腰臀比超大”。如果按照性别细分,男性腰臀比超大的人数占总人数的37.9%;而女性的这一比例,则高达58.1%。

不过,单看腰围的话,却是另一番景象。女性腰围超大的只有28.3%,男性腰围超大的占33.1%。如此计算,广州女人腰变粗的不多,但象征下身肌肉力量的屁股却变小了。

比较不同腰围和腰臀比人群的身体素质,结果发现,反映绝对力量的握力和男性的背力,肥胖组具有明显优势。但是,其他素质方面,无论男女,腰围和腰臀比“正常组”均优于“超大组”,而且这种差异非常明显。

除了腰围,综观“三围”整体,数据显示,无论男女,广州成年及老年人的“三围”都是臀围胸围腰围。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男性的“三围”呈现先上升后下降的趋势;而女性,腰围始终缓慢上升,胸围、臀围却都是先变大后变小。

事实上不仅如此,在广州,有两成的成年人身体肥胖,男性的肥胖率略高于女性四个百分点。但与此同时,4.4%的男性成年属于偏瘦,女性偏瘦比例竟然高达28.2%,是男性的七倍。

在赵广才看来,更值得关注的是,女性偏瘦和肥胖合并比例占到了50%,这意味着,一半的广州女性体重不正常。

比较不同体脂率成年男女的身体素质,结果发现,偏瘦组男女的柔韧性、平衡能力、纵跳、力量耐力素质均较好;而肥胖人群唯一占得优势的,依然是反映绝对力量的握力和背力,其他素质基本上属于最差。

提及广州市公务员的身体素质,赵广才面露欣喜:“综合评级已经表明,优秀率和良好率都有了较大提高,而且明显好于全国水平。”

从身高来看,无论男女,广州市公务员身高均高于全国水平。体重方面,女性体重普遍小于全国均值,仅在45岁以上出现较高的肥胖率。但是,男性、尤其是35岁以上的男性,体重呈现了增加的趋势,超重率和肥胖率有了较大的上升。

不仅如此,这部分35岁以上、超重或是肥胖的男人们,身体机能也并不乐观,国民体质监测报告对此用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心血管机能还有待进一步大幅度提高。”相比而言,30岁以后,女性公务员的心肺机能就明显优于广州男性和对照值了。随着年龄的增长,男女公务员的肺活量都在减小,而且40岁之前的下降趋势比40岁之后要缓慢。

如果判断一个人的心血管系统对运动负荷的应激机能,台阶指数是一个重要指标。体质调查数据显示,各年龄段,女性公务员台阶指数均值都高于男性,这意味着,在心肺功能上,女性明显优于男性。而心肺功能方面,两性差别最大的年龄段是36-40岁。

可能由于每天坐着时间过多,广州市国民体质监测中心医学博士李香兰感慨,近几年,公务员男女的握力都呈现减小的趋势,虽然下肢爆发力较好,而上肢力量较弱。

在反映关节和肌肉柔韧性的“坐位体前屈”指标上,50-54岁年龄段的男性低于对照值,50-59岁段男性则表现出与过去相比明显下降的趋势。总体来讲,同年龄段的女公务员在柔韧性上,再次明显好于男同事们,而好的腰背柔韧性对预防躯体损伤有很重要的作用。

唯一让男公务员们“翻身”的是,在耐力、平衡能力及反应上,男性普遍优于女性,但相比过去,男女的这几项素质都在逐步改善。

按照李香兰的介绍,国民体质综合评价可以分为四个等级:优秀、良好、合格、不合格。最新一次调查显示,广州成年人体质优秀率增长了4.1%,达到18.8%;良好率30.9%,减少了0.1%;合格率为42.6%,减少了5.1%;不合格率为7.8%,增加了1.2%。

简而言之,广州的成年人中,体质优秀和不合格的“两端人群”有所增加,而中间层却越来越少。

如果将这些不同健康程度的人群按照职业细分,在李香兰看来,存在一定困难。为了有效地分析不同职业的体质,监测调查按照三种职业类型,将人群划分为城镇非体力劳动者、城镇体力劳动者和农民。

数据显示,身高方面,城市非体力劳动者身高最高,城市体力劳动者次之,农民最低,而体重的高低排列依然如此。不过,腰围来看,在男性中,城镇非体力劳动者的腰围最大,在女性中却是农民第一。

“虽然不同职业人群之间有些许差异,但是,影响体质最主要的因素还是个体的生活方式。”李香兰介绍,广州市每十个成年人中就有四人从来不锻炼。

数据显示,平均每周参加体育锻炼在一次以上的人群占总人群的60.4%,男性每周参加锻炼人群比例要略高于女性。

成年男性认为,自己不参加体育锻炼的主要原因是工作忙、缺少时间、体力工作多、不必参加、没兴趣;而女性提出的理由几乎与男性相同,唯一的区别不是“没兴趣”,而是“忙家务”。

这样的结果,以至于有关部门在调查汇总的分析建议上写道:“余暇时间和体育锻炼意识成为制约人们参加体育锻炼的主要原因。因此,群众余暇时间的多少应当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

对于锻炼的人来讲,锻炼的目的主要是防病治病,提高运动能力、减肥、健美等。从项目来看,广州市成年男性参加的项目主要是球类、跑步、步行,女性则为步行、球类、登山、跑步。

十月,广州华灯初上的夜晚,已有些许凉意。天河正佳广场人声鼎沸的力美健健身俱乐部里却蒸腾出一股又一股遮挡不住的热气在附近写字楼里忙碌一天,腰酸脖子硬的白领们约好了似的前来扎堆健身放松。

平日衣着时尚,遇事沉着冷静的都市白领们,繁忙的工作与沉重的压力是他们看似光鲜外表下的辛酸,健身与其说是流行于这个人群中的时尚,倒不如说是他们的必修课,毕竟,“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身体健康才是能够自如应对生活与工作双重重压的王道,这是在职场中摸爬滚打多年的白领们以身心血泪史总结出来的硬道理。

当全民健身几乎要演变成“全民健身消费”时,健身成本牵动白领群体那根过细的神经也就无可避免。

怎样才是“合算”的健身?集健身休闲于一体的大型综合健身中心设施配备之先进完善、课程之丰富多样、服务之周到细致,都是让白领不惜一掷千金的有利因素。在这个健身俱乐部大行其道、健身会所渐成潮流的繁华都市里,进行如此阵容豪华的健身消费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负担得起的。商业化健身机构,无不是针对庞大白领群体中高收入阶层的一场饕餮,对于占更多数的白领人员来说,在对各项生活所需进行花销之余,高昂的健身消费往往让他们负担起来感觉吃力,甚或是对设施完备,能够得到专业指导的健身中心望而却步,转而将目光投向价格相对可以接受的健身场所,又或者是另寻健身之法。

退而求其次?到大众化的健身场馆、球场去进行一场球类运动是个经济实惠的选择,然而这样的球馆并不像高端的健身中心一样沿街而立,交通自然不方便,如果完成工作之后还要为此耗费时间以及精力上的成本。

健身效果是关注健康、重视锻炼的人们最为重视的。在健身会所中进行昂贵的健身消费,是否就意味着健身能够达到理想的效果?在廉价的健身场馆里是否能够得到专业科学的健身指导?球类运动的过于激烈是否会对身体造成伤害?这些都是热衷于健身,希望通过消费能够收获健康的身体、绝佳的状态的白领们不得不考虑的现实问题如果进行了健身成本的大量投入,却无法收到理想的健身效果,这无异于投资失败。

特点:成本投入低,无需考虑交通,却容易因为缺乏专业指导而导致意外伤,且不容易坚持

小唐大学毕业后就开始在广州一家小型外贸公司当起了文员。长期窝坐在电脑前,缺少运动,也让小唐年纪轻轻就小病小痛一大堆。这让小唐下定决心要好好健身。

可是,像力美健、青鸟这样的大型健身中心,年费夸张地昂贵,一年好几千的额外花销让还是小小白领的她犯了难;而价格相对低廉的健身馆在她看来不是交通不方便,就是场地太小、空气不好。最终,小唐选择了在家里进行身体锻炼,这既不需要为了健身负担昂贵的花销,也完全不需要考虑多余的交通问题。于是,小唐美滋滋地网购了一大堆的健身光盘,外加瑜伽垫、跳舞毯,像模像样地开始了她的健身计划。

可是,好景不长。一个半月后的一天,小唐在健身过程中不慎拉伤韧带,告假一周在家休养。不得不为此支付一笔不菲的医疗费用,还因为请假被公司扣掉了该月奖金奖励的小唐像被霜打了一般。

分析:像小唐这样既想健身又想节省经费的小白领不在少数,他们大都选择了和小唐一样的健身方式,一边打着心里的小算盘,一边在家执行DIY的健身计划,并得意于不需过多的投入就能达到的无师自通的健身境界:几本书、几张光盘,一张质量不俗的瑜伽垫,一套款式可爱的跳舞毯满打满算,也不过是一千块以内就能搞定的事情。相比起扛着大笔大笔的血汗钱投到健身房里,DIY的健身模式对于收入并不丰厚的白领来说,无疑是上佳的选择。然而,由于白领人士在接触瑜伽、普拉提等健身运动之前并没有接受过正规的训练,缺乏相应的健身知识,而市场上大量售卖的相关书籍鱼龙混杂,容易造成误导,这就为白领DIY健身模式埋下了导致运动伤害的危险可能。想要节省健身成本的小唐最终得不偿失。

作为社会主流人群的白领对健身的需求越来越强烈的时候,健身却在逐步演变为一种高消费运动。面对绝不低廉的健身成本,白领健身的出路问题成为两难。缺乏科学的健身设施、便利的场地,小小白领只得以高成本“买健身”的因素之一。女生小唐健身受伤的客观诱因,很大程度上是由于花销不起高价健身又无处锻炼身体造成的。

何先生在职场混战多年,供职于一家业内小有名气的广告公司。他时常为了满足客户的要求通宵达旦地工作。因此,重视健康的何先生,常常约上朋友在周末闲暇租场打球健身。可是,球馆一到周末就人满为患,订场困难,加上朋友很难凑到一起,何先生也只能将打球改成在自家小区索然无味地跑跑步,即使这样,也经常因为工作过于忙碌而不得不中断锻炼。

去年年初,何先生狠狠心,花了四千多元在青鸟健身俱乐部办理了健身年卡。而办卡后的第一次体验就让他觉得物超所值。后来,何先生又去了一两次,随后就由于年中升职,工作繁忙,再无暇顾及健身事宜。

直到年底,何先生才想起自己的健身年卡快要过期,由于心疼钱,何先生开始频繁出入于健身俱乐部,练得格外起劲。可是,久不运动的身子骨经不起突然过量运动的折腾,一不小心,何先生在运动中扭伤了腰部。

分析:何先生是健身俱乐部里常见的“三次会员”的典型:办卡时去一次,过几天再去一次,然后由于工作或生活等因素的闲置,年卡被长期闲置,快到期了才又想起来要去健身,动辄上千元的年卡利用率低得可怜,而这样的健身消费者在白领中占了一定的比例。

他们中的很多人对健身非常重视,却苦于各种原因而难以坚持,但是不惜血本买下的价格高昂的健身卡又成了一块心病。所以,像何先生这样一年忙到头,年终想起未被充分利用的健身卡于是开始“恶补”健身的也就不奇怪了。

健身本身是为了让身体能够得到持久的、有规律的、科学的运动锻炼,以此达到保证身体健康、保持良好精神状态的效果。已经长时间不进行运动的何先生突然重新开始锻炼身体,如果运动过于激烈、运动量过于强大,则会超过身体生理机能的负荷从而导致健身伤身。同样是因为健身成本的过高投入,希望通过健身改善健康状况的何先生反被健身误。

健身会所受市场的引导,逐渐趋向追求高消费人群,走高端路线,因而打出的价格牌都贵得惊人。就消费者的心理而言,他们总是希望市场上有收费相对低廉适中、服务较好的健身俱乐部存在,但是健身会所高昂的价码在一定程度上打击了白领健身的积极性,阻挡了白领健身的步伐,将更多潜在的消费群体阻挡在了会所装潢奢华的大门外。虽然案例中的何先生并未被高昂的健身成本唬住,却也为心疼高额的健身成本所累。从这个角度看,全民健身,降低健身成本才是关键。

执著于健身运动的张先生也许能够算得上是白领群体中健身的骨灰级人物。刚开始健身的时候,他习惯于在家住的小区里跑跑步,使用社区为居民提供的健身设施,可是渐渐地,无论白天晚上,健身器材上总是挤满了人,于是张先生转而在家与办公室的两点一线之间的健身俱乐部里办了年卡。最近,他感觉俱乐部整体的专业水准、服务素质都有下降的趋势,于是,开始聘请私家教练。私家教练掌握的专业知识、健身技巧让张先生叹为观止无论是教练对他在运动技术方面的指导还是饮食上的建议都让张先生感觉自己在专业指导下进行的健身运动达到了令人满意的效果。

张先生在喜于看见自己收到良好的健身效果的同时,也许还没有意识到,显著的健身效果是要付出代价的,私人教练以小时计算薪酬,在健身非常流行的时候,私人健身教练的薪酬每小时甚至以百元计算。张先生对健身的持续投入无疑成了一个无底洞。

分析:能够像张先生这样坚持健身的人仍在少数。他们愿意为了健身投入时间、精力,也舍得金钱上大把投入,可是如此一来,健身成本的高筑却未必不让人感慨:“如果工作需要我们用生命去换取金钱,那么我们需要在健身中用金钱去换取生命。”健身成本越垒越高,让其无形中成为了让人望而却步的奢侈品。

白领阶层对健身需求呼声日高,健身服务行业从快速发展到迅速扩张,大大小小的健身俱乐部、会所已经泛滥成灾。健身行业内部由于竞争激烈直接导致的价格混战、服务水准下降等恶性竞争现象日渐显现,白领群体的健身消费需求与市场供给再次出现不对称。成本可控、效果可预见的健身方案就那么难找吗?

什么叫家庭健身?买一部跑步机摆在家里?或是不出百步,寻找最近的健身会所?抑或是单身白领的锻炼计划升级为“全家套餐”?当“家庭健身”正逐步向“家庭健身消费”迈进的时候,人们似乎已经忽视了“健身”的本质;当方式的选择异化成身份和品位的象征时,人们越来越感觉无从选择的那种迷茫。

溯本求源,家庭健身无非是一个关乎男女老少的“健康”命题。无论选择会所俱乐部、居家器械、还是公园广场,合适的方式,都能给全家带来更科学的健康。

在广州百货的开普特健身器材专柜,店长蓝女士介绍说,目前,器材者以个人居多,健身机构相对少些,从销售量来看,商用和家用大概二八开。

据介绍,来这里购买健身设备的消费者,主要集中于两个年龄段,一个是30岁到40多岁,另一个则是六七十岁的老人。

“六七十岁的老人,占相当比例。”蓝女士介绍说,这些老人多是看中了两三千元的“卧室磁控健身车”,因为可以坐着锻炼。不过,五十岁的购买者就很少了;二十多岁的顾客则以女孩子居多,她们往往希望借此保持体型。

不过,从消费行为上看,花钱购买健身设备的人却又分为两种。一种是冲动型,看得快,买得也快。据销售推测,这种人往往难以坚持锻炼,新奇过后,健身设备就成了摆设。另外一种则属于货比三家型,反反复复看了多次,才下定决心,不过,这类人群的售后反应通常不错,能够坚持使用。

“销售最好的,是多功能跑步机。”店长蓝女士说,这种价位在四千到六千左右的跑步机,有跑步、按摩、举重、拉绳等多重功能,可以锻炼到腰、腹部、手臂和大小腿,健身后还能按摩放松肌肉,更可以一家人同时锻炼。

但是,医学博士李香兰却认为,儿童、青少年使用器械有很多禁忌,成年人家庭锻炼也存在一些误区。

广州市国民体质监测中心医学博士李香兰分析说,儿童正处于生长发育期,且发育是先长身高、后长体重,肌肉力量较弱,不适宜进行力量锻炼,如果使用器械,也不宜较久,最好多做有氧运动。此外,青少年也处于快速发育阶段,并非“年轻力壮”,必须少做持续时间较长的负重练习,选择器械也应该较轻。

对于女性来讲,综合性家庭健身器械的锻炼,可以使形体更趋完美,皮肤富有弹性,但由于女性体内激素的影响,很难练出男性那样的肌肉。而老年人,不应使用伸腰训练器,腿部动作不要抬得过高,扭腰运动不要过快。

专家推荐说,选择家用器械,应该根据自己希望锻炼的部位决定。比如,哑铃、拉力器主要用于上肢和躯干的肌肉,那些喜欢羽毛球、网球运动的人,单侧上肢和下肢的力量不均衡,就可以使用哑铃辅助配合;跑步机、健身车、台阶器,可以提高下肢的运动能力和心肺功能;划船器则能增加上肢、腿、腰、胸部肌肉的力量和弹性,减去脂肪,同时增强全身耐力。

值得关注的是,家庭健身器材使用者,往往比在会所健身更加随意。有些人常常一边蹬脚踏车,一边翻看杂志,以为能够得到全面放松。但是,李香兰指出,看杂志意味着无法关注正在进行的运动,效果较差。如果非要做点什么事情,好让锻炼不那么枯燥,建议可以听听音乐,因为它不像阅读那么需要集中注意力。

除了在家锻炼,你可能认为,高档社区或写字楼间的会所,能给与质感的健身享受。但是,广州市卫生局近期发布的《2009年游泳池水质抽检结果统计表》可能会改变这种观念。

这项抽检涉及的261个泳池,分散在越秀、海珠、荔湾、天河、番禺等10区(县级市),水质不合格率达到6成。而查看这份不合格的名单,既有人流密集的公共游泳池,也有高档的星级酒店、健身会所,广州鸣泉居度假村有限公司、广州凯旋华美达大酒店(康乐中心)、“豪宅”金海湾花园等等,均在其中。

作为运动主题的社区,广州奥林匹克花园也在遭遇尴尬。“我们这里只有网球和篮球两个项目,业主来得比较少,他们多数是去旁边的健身俱乐部。”社区健身所管理处介绍说,场所已经承包给私人老板,收入上自负盈亏。

这番情况得到了奥园周边的中体倍力健身俱乐部的证实。该俱乐部阙经理表示,顾客多来源于周围楼盘,以2840岁居多。让人意外的是,顾客多是工作日前来健身,周末的人反倒少了一些,大多数顾客都能每周坚持2-3次。

“我来这里健身已经是第二年了,主要是做健身操,目的就是想减肥并保持一个好身材。”正在中体倍力锻炼的张女士说,她每周会来3次。而旁边的李先生则表示,一周前来锻炼3-4次,与女性“追求形体”不同,他更希望得到放松,同时保持健康状体。

谈及价格,这里的会员费一年为3199元,两年4969元,包含健身器械,还有各种舞蹈和健身操。“一般来讲,能够坚持来的会员都能接受。”李先生说。事实上,由于附近楼盘众多,这家健身俱乐部的生意相当不错。

广州市国民体质监测中心医学博士李香兰指出,参加会所健身的项目,也要因人而异。

总体来看,无论在社区场馆,还是写字楼间的商务会所,健身人群通常以25-40岁的人群为主。李香兰说,30岁以前的人,适合各种运动。这个阶段,体育锻炼应该全面发展,重在培养体育的爱好,养成锻炼的习惯,为中老年的身体健康和疾病预防奠定基础。因此,健身计划应根据兴趣爱好,选择运动量较大、活动相对激烈、有竞争性的项目。例如球类、游泳、跑步、健美操,都是对全身和心肺功能很好的锻炼。运动时间可以相对长一些,1小时左右,运动频率每周3-5次。

而30岁以后的人,身体功能已超越了顶峰。这个年龄段,仍可进行各种体育锻炼,但是,若间断一段时间,重新进行锻炼时,要遵循“循序渐进”的原则。35岁以上的人,选择锻炼前应做心电图检查。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30岁以后的女性来讲,瑜伽是很好的运动方式。李香兰介绍说,30岁开始,女性的内分泌已经发生了变化,而更年期时更为明显。瑜伽运动可以促进机体分泌更多的雌激素,并使其更好地被组织吸收,可以调节脂代谢,预防骨质疏松。除了瑜伽,快走、跳舞、慢速游泳、太极拳等有氧运动都是不错的选择,每次最好不要超过1小时。

几个月前,广州市内32个公园进入了“免费开放”的时代。一时间,就近参加公园锻炼的人,越来越多。

作为广州老城区大型的中心公园,晚上八点钟,来越秀公园的登山市民依然络绎不绝。龙伯伯和老伴就是其中一对,由于家住在附近,老两口每天在饭后都要到这里来散步。龙伯伯说:“这里晚上空气好,附近的邻居都到这里来锻炼,也有人气。”

就在越秀公园的人群中,有户一家五口,父亲王先生说,全家住在海珠区,平常每天早上,王先生的母亲都会坐地铁来越秀公园健身。

据公园管理处的工作人员介绍,每天早上六点钟,已经有市民前来锻炼,大部分是周围居民,但也不乏从很远的地方赶来的市民,到了上午九点左右,人流量达到最高。来公园的人,不仅是爬山,许多老年人在这里晨练,不少跳舞的团体收费也很便宜,10元钱一个月,“就是一个电池的费用”,一位常来健身的市民如是说。

不仅越秀公园,在很多公园、广场都有如此热闹的景象。中山大学北门广场,由于靠近高校、教师居住区、居民区,锻炼的人群更加多样,有跳肚皮舞的年轻女孩,有跳交谊舞的中老年,还有练习太极的外国人,无论年龄、性别,踢毡子的人围成一圈。

一位锻炼的老伯说,在这里,跳舞的一般是晚上8点到10点。他指着广场中央那些数十上百名穿统一服装的跳舞中年人说,他们都是参加了不同的班,每月收费30多元,而除了交费的人,大量过往市民也会跟随队伍跳起来。

在医学博士李香兰看来,公园和广场上表现出的正是全民健身的热情,为了更好地达到锻炼的效果,还需要考虑年龄特性。

“如果只是散散步,并不能达到健身的效果,只能说是做了一些活动。”她说,长期坚持在公园和广场的锻炼者,多数为老年人。对于老年人,个体差异较大,因此应该根据性别、健康状况、慢性疾病的性质程度等差别对代。

研究表明,一个二三十岁的年轻人,骨骼肌肉占总体重的40%,而老年人只占25%;70岁的老人,脑血流量下降17%,肺活量每年下降0.5%,体内代谢也每年下降7%-8%。适当的和持之以恒的锻炼,能延缓组织、脏器的衰老。但与此同时,大量的剧烈运动也会产生副作用。

老人适合选择保健型和慢节奏的运动,如慢跑、步行、太极拳、气功、自行车、游泳等。每周锻炼不应少于2-3次,每次不少于30分钟。每次运动后,出现轻度的呼吸急促、心跳较快、周身微热、面色微红,表明运动适量;如果明显心慌、气短、心口发热、大汗、疲惫不堪,表明运动过于剧烈了。

距家近的健身场所,不一定只是公园和广场,《全民健身条例》就提出:公办学校应当积极创造条件向公众开放体育设施,国家鼓励民办学校向公众开放体育设施。事实上,学校正掌握了大量的健身资源。

广州市体育局群体处处长李国平说,2001年,广州已经出台相关政策条例,到2005年时,有90%符合条件的中小学向全民开放健身设施。

李处长介绍说,所谓的“符合条件”:一是学校的健身场地与教学场地有一定的距离,这样是可以避免安全隐患;二是学校的健身设施要较完善,不能存在问题,以保证健身者的安全。目前,符合这两项条件的中小学占所有中小学的70%。

一位实验中学的学生说:“我们平时周末到学校来打球,都是要穿校服,不然保安不让进。”而广州大学附属中学的李同学说,他的母亲是豪贤中学的教师,广州大学附属中学和豪贤中学周末本都不开放,但由于母亲在豪贤中学工作,所以他可以到那里来打球。“只有教师的子女可以周末在学校运动”,小李说道。

而当问及为何周末都不对本校学生开放时,豪贤中学的保安科长向记者解释,周末清洁工只上半天班,如果产生了垃圾没有人清扫,这样做主要是方便管理。

李国平处长告诉记者,有关中小学校向民众开放健身设施的问题,广州市正在通过多种手段评选出这方面做得好的百所优秀中学,给予奖励,评选结果将在年底公布。

提及“政府部门是否给开放健身设施的学校办理保险或补贴”时,李处长说:“基本没有。”他说,这方面的经费已纳入财政部门的教育预算中了,学校可以自己办保险,政府就不给额外的经费了。

事实上,正在广州市人大常委会会议二审的《广州市全民健身条例(草案修改建议稿)》中有这样的规定:学校开放体育设施可适当收费。

就在该条例草案一审和征求意见时,有常委会组成人员、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网友纷纷认为,学校体育设施不分情况一律免费开放是不现实的,应该允许学校经核定后收取适当费用。他们建议规定,向公众开放学校体育设施的学校限于由市财政负担的本市公办的中小学校、中职和普通高校。这与刚刚实施的《全民健身条例》不谋而合。

当繁华的都市再难觅到一片天然静谧,适合运动的乐土时,大大小小的健身场馆便在钢筋水泥的丛林中探索各自的存在方式。摊开城市的地图,寻找最方便或者最优越,又或者最实惠的健身场所,筹谋一场身体与意志的较量,似乎才是作为生活主角的我们应该立即执行的。

其一,豪华综合型的健身会所。这样的健身会所喜欢在闹市区、中心区、繁华商业区扎堆,通常设备齐全但是价格昂贵,它们除了提供健身的场所、器械以及专业教练以外,相应放松身心的娱乐服务设施的配备则是它昂贵的另外一个原因,当然也是吸引消费者前来体验一场奢华健身之旅的一大因素。

其二,时尚专业型的健身会馆。小巧而精致,隐匿在大街小巷之中,只等待有心人的到来,它们通常以舞蹈、瑜伽等形体运动为主打,辅助以相应的健身器材,这样的会馆通常很讲究气氛,教练也十分耐心专业,场地则小一点,开班授课是它们运作的主要方式。

其三,实惠便民型的健身中心。通常来说,这样的健身中心相对较少,每个商区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优势在于占地面积大,以各式各样的室内或室外球类运动为主,偶尔也有教练开班教授形体运动,对于执著于运动健身的人们来说,这里只需要交纳租场地、器材的相应费用就可以任意舒展身姿、挥洒汗水,价格便宜实惠,但是场地设施相对陈旧,优质的服务条件欠奉。

在繁华的天河区内,健身会所、健身俱乐部、瑜伽馆林立,这其中独领风骚的要算力美健。力美健是白领、中产最集中的健身场所之一,一直稳坐广州健身服务行业第一把交椅,仅在天河区的天河娱乐广场、天河北路祥龙花园、正佳商业广场内就有三家力美健健身会所。而在越秀区,力美健的据点更是达到六家之多,分散在中华广场、王府井、北京路、建设六马路等地。力美健的牌子之所以响当当,数量上的优势自然是一个因素,环境、设施、服务、课程的编排以及教练的水准也都会被健身消费者纳入现实的考量,从这个层面来说,力美健在软硬件方面的水平都称得上是过硬的。热爱健身的人士对力美健评价不俗,多数人认为“这里环境不错”,“器械都很齐全”,“课程很全,时间安排也比较有弹性,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进行选择”,这才让力美健得以把分店开到了海珠区的万国广场,荔湾区的荔景商城,甚至连番禺市桥的繁华路以及白云区机场路上的云港酒店里都有它的身影。

从北京飞来的青鸟健身坐落在天河体育中心东门的御都会所内,它和力美健一样不可避免的硬伤在于消费价格高昂,但是俗话说“一分钱一分货”,它们给自己的定位是以白领精英级别的人群为服务对象,走高档路线,加上健身会所内一应俱全的健身设施、娱乐设施、休闲服务,似乎也就“贵得有理”了。青鸟健身背靠体育中心,自然地理环境优越,是为数不多的几个带有游泳池的大型健身会所之一,而且“教练专业,会按照不同会员的不同需求制定相应的课程”,“服务员服务周到,始终面带微笑”。

至于天河体育中心,其本身就是广大市动健身的场所,这里有足够的场地让人们开展足球、篮球等大型体育运动,网球、保龄球、桌球也是不错的选择。

而位于五山路华南农业大学内的华农校园舞蹈健身中心,则是天河区健身场所里的另一个亮点,以形体类健身运动为主,开设瑜伽、健身操、肚皮舞、国标、街舞等多种课程,教授课程的也都是专业导师,价格实惠。

越秀区内的健身场所可以算得上是一众商区里比较多的不仅有光明广场的真冰溜冰场、富力东堤湾的壁球馆,还有广州军区的游泳场健美乐苑(游泳之余还能参加民族舞、健美操等形体课程的学习),以及各大酒店的健身中心,就连经济实惠的市民健身中心也有好几处。

动静界是位于越秀区环市东路好世界广场内的综合健身场所,这里的环境相对较小,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设备齐全,还都是“进口高档的器材”。课程完备而且不断更新,能跟国际接轨,最近就设有adidas和李连杰新推出的“武极”,还有和adidas合作建立的快速健身区。教练“专业又有亲和力”,会主动教导学员使用器材,能够根据个人的健身目的给出科学的建议。休闲区内的各种服务也很贴心。动静界如此豪华的阵容自然也是高消费场所。

越秀区东山口的梵天瑜伽是为数不多的专业连锁瑜伽健身机构,在同是越秀区的环市东路亚洲国际酒店和天河区天润路的太阳广场都有分店。梵天瑜伽环境素雅,练习瑜伽的配套设施齐全,拥有经验丰富的外籍专业瑜伽导师团队,是国内首家采用全程印度式瑜伽教学及导师培训认证的机构。总体来说,是性价比较高的瑜伽馆之一。

越秀区全民健身活动中心是越秀区东湖路上的健身点。这幢集多个项目于一体的大楼设备新颖,价格公道,一楼是游泳池,二楼是健身房,三、四楼则是开展羽毛球、乒乓球、桌球运动的场所,工作人员的服务态度却“需要改进改进”。

海珠区内的健身场所也比较多,江南大道中海逸花园里的蕙葳瑜伽之友是比较好的专业瑜伽会馆之一,越秀区农讲所的雍雅园里有它的一家分店。蕙葳瑜伽之友地方不算宽敞,环境却干净明亮,采光、通风都不错,胜在教师专业而且授课耐心,价格也相当便宜,在广州市众多瑜伽会馆之中具有很高的性价比。

海珠区宝岗大道上的宝岗游泳场是又一个便民健身的好去处,它有一大一小两个泳池,价格适中,还有教练可以为小朋友提供专门的教导。对附近的居民来说,不失为一个健身运动的便利场所。

位于海珠区昌岗中路橡胶新村的则是弘体羽毛球馆。环境、设施都比较一般,最近场馆把原先已经陈旧翘起的木地板换成了橡胶垫,相应也对一些设施进行了改善。这座坐落在公交总站的羽毛球馆交通相对方便,价格也比较适中。

位于荔湾区花地大道北余庆园的花力运动俱乐部(花力会)和位于荔湾区芳村隧道口后面的力驰体育俱乐部交通都很方便,花力靠近地铁芳村站的D出口,力驰靠近C出口。力驰体育俱乐部内有17个羽毛球场,4个5人足球场,4个3人篮球场,4个壁球场和多个乒乓球场。羽毛球场、足球场均采用专业地板胶铺设,乒乓球场还配有乒乓球发球练习机,价格也公道,人气很旺。花力会场地很大,健身设施完善,有羽毛球馆、标准泳池、健身室、单车房、瑜伽室、操室等,休闲服务也齐备。

在荔湾区鹤洞路广钢集团二号门侧的广钢羽毛球馆去年重新装修。改头换面了的羽毛球馆光线充足,通风很好,是“羽毛球馆做不到的”,门口有大型停车场,对附近热爱羽毛球运动健身的人群来说它提供了相当的便利。

洛溪新城奥园广场里的中体倍力健身会是番禺区为数不多的健身场所里相对较好的一个。和同行相比,中体倍力健身会的商业味道并不那么浓厚,它的环境乃至设施都中规中矩,但是“它很特别”,并不太注重宣传推广,老师都专业负责,“不会有工作人员不断向你推销课程和教练”,可以“安安静静地做运动”,达到放松身心的效果。课程也很有新意。

白云区的健身场所相对较少,除了机场路上的力美健,还有前卫健身会、浩福健身会、阳光健美连锁俱乐部等健身会所,以及恒大酒店和中央酒店的健身中心,消费相对昂贵,缺少便民实惠的健身场地。

其实,健身并没有那么复杂,一根跳绳、一架运动型的单车,也许就能达到健身的目的。现代人缺少的似乎只是一个理由、一点勇气、一股坚持的毅力。当生活的重压向我们袭来,当城市的天空仍然灰霾,我们的确需要一个运动健身的场所让我们好好放松身心,为自我减压,为生活润色健身俱乐部、健身会所的出现只满足了城市白领对生活的追求,远远谈不上“全民健身”理想的实现。北京奥运的举行让北京乃至全国大部分城市掀起了健身热潮,希望广州亚运会的到来让全民健身的热潮不会消退之余,也让人们有足够多元的健身场所进行运动的生活近在眼前。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p

北京三批次土拍收官:总出让金达500.3亿元,热度稍有回暖,中海成最大赢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